对越反扑战越军如何对待笔者军俘虏的,许世友做的那一个战前动员令

这就是许世友独特的动员令,只要军令一下,别说下雨,就是下刀子,也得往前冲,绝没有任何退缩的理由!

到后来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州长、县长、局长及各级书记们统统都跑上公路,拦住一切在该地盘内行驶的、可以用来装炮弹的车辆,要求其以最快速度去赶运炮弹。

但是,此刻谅山一战,越军308师与我军对仗之时,并没有感恩之心,反而在进攻我军时,两次大规模的对我军使用化学武器,于是,广西前线的司令员,勃然大怒,下令:“谅山一间房子也不留”。

但是,此刻谅山一战,越军308师与我军对仗之时,并没有感恩之心,反而在进攻我军时,两次大规模的对我军使用化学武器,于是,广西前线的司令员,勃然大怒,下令:“谅山一间房子也不留”。

顿时,全军肃然!

为了找回傅平山的遗体,我军多方打听得知他的遗体被越军浇筑在水泥里,并置于越军烈士陵园门口,我军驻守越方边民试图将烈士遗体盗回,可是由于遗体腐烂严重,仅仅带回了傅平山的头骨。最终,傅平山只有头颅被送回故土,他的遗体永远的留在了越南。

别说当时在场的将士们,就是我们现在看着手里的手机,听了这几句话,也会不由自主地浑身充满力量,恨不得现在就去跟着许世友将军上场拼杀!

傅平山同志后被追记一等功,他用热血青春实践了他“活着要有意义,死了要有价值”
的诺言。XLW

即使到了晚年,许世友依然豪情万丈。1978年12月,中国决定打响对越自卫反击战,东线总司令就是许世友。

1984年7月的一天清晨,越军出动了两个精锐师的兵力,向我老山守军——陆军十四军四十师,发动敢死队冲锋。

解放军攻势如潮,越南军队不管是数量还是火力,都远远不如解放军,但是他们还是顽固开展抵抗,给中国军队制造了严重的伤亡,特别是在谅山一带,越军拼死抵抗。

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,战况最激烈,损失最惨重的战役是谅山战役。谅山战役是由开国上将许世友指挥的,谅山是越南军事重镇,有重兵把守,而许世友是出了名的打仗不怕死的人,所以谅山战役注定是一场血战。

当然,许世友之所以能让将士们心服口服,也是因为他平时对将士们的关心。比如1962年,正是全国闹饥荒的时候,有一天许世友下基层视察,见战士们都在喝南瓜稀饭。许世友就问大家能不能吃饱,一个战士说:“报告首长,能吃饱!”

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,在中越边境,爆发了一场中越战争,我方称之为对越自卫反击战。

不仅如此,越南还宣称自己是“世界上第三大军事强国”,不断挑衅中国的底线,1978年12月8日上午,中共中央军委正式下达作战命令,称“无论战果如何,我军攻克高平和谅山后不得恋战,即行撤回”。

上世纪60年代,苏联霸权主义思想太过咄咄逼人,激发中苏两党大论战,之后,苏军在我东北方向的珍宝岛、西北方向的铁提克接连发难,几乎酿成大规模战争,这就促使我国从意识形态的迷宫中走出来而逐步走向民族主义道路。

他派兵前出谅山几十公里。当时,越南的政府机关纷纷撤出河内。

70年代末苏军入侵我西北邻国阿富汗,越南则在东南亚遥相呼应,在老挝驻军,入侵柬埔塞,使我国在隔海面对美国的新月包围圈(日本、冲绳、台湾、菲律宾)之外又面临着毗邻陆地边界的威逼和遏制。

我军之所以能在武器装备都远远落后的情况下,屡屡击败强大的敌军,其根源正在于此。

为何不能打过了穷奇河这条线?这与邓小平访美说的一句话有关,开战前夕,邓小平访美说了一句话:“越南小朋友不听话,要打屁股了”。这句话不但是在向越南宣战,也是在表明我方对这场战争的定义,那就是惩戒性质的,因为仅仅是打屁股。既然这场战争被定义为惩戒性质的,就是教训教训就够了,不能把孩子打的太狠了,要把握好这个尺度。

单纯从军事角度来说,我方仍只是动员50万兵力,但这一计划可谓攻其不备,出其不意,因为老挝本身几乎没有武装,虽驻有5万越军,但都是分散部署的战斗力较差的治安守备部队,而越军精锐一部分在柬埔塞,其余都在越北和河内,执行横插迂回任务的我军部队不会遭到侧翼威胁,此外,这样庞大规模的地面战争已远远超出了越军高级将领的指挥能力,但对于我军,也就相当于朝鲜战争的第三、第四次战役的水平而已。

不言而谕,我军的炮阵地全在越军炮火的射程之内!进入此范围是军人的职责,绝不能让各位师傅们冒此大险!

这样的危险形势下,我方原有向阿富汗派出志愿军的计划,但后来还是选择了不至于过分刺激苏联的南线战略,即发起中越战争,以摧毁越南的战争潜力,打乱其称霸东南亚的计划。

1985年,正是我军两山轮战的时候,贾柯跟随部队奉命开赴前线参与轮战。战场上,贾柯奋勇杀敌,不幸被越军炮火击中壮烈牺牲,他牺牲后越军并没有善罢甘休,而是将他的遗体摆在阵前示众百般羞辱,这直接激起我军怒火,将越军杀至片甲不留。

3月1日,越军首都防卫军精锐第308师从河内赶来增援谅山,这支部队曾经来到过中国,受过中国13军的再造之恩,不仅给他们最好的房子住,还把自己珍藏的美械给予他们,在训练中丝毫不打折扣,1950年,焕然一新的部队回到了越南。

当地政府闻讯后,毫不迟疑地采取了行动:一方面用广播、电话下令调动机关、事业、企业单位一切可以用来装炮弹的车辆,一方面各级干部全出动,满城、满街、满村地四处寻找广播电话难以通知到的车辆。

……

这样的危险形势下,我方原有向阿富汗派出志愿军的计划,但后来还是选择了不至于过分刺激苏联的南线战略,即发起中越战争,以摧毁越南的战争潜力,打乱其称霸东南亚的计划。

许世友是希望将越南主力从柬埔寨牵回来。他对部队领导说:“我们再前拱一下,吓唬他们一下子!……”

1979年2月17日,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,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广西、云南两个方向对越南发起了进攻。这场战斗,我国投入了二十多万的兵力,给了越南严厉的教训和惩罚。

部队出发前,许世友跳上一张八仙桌,举着一把大刀,对将士们大声说:“我来胶东是来打仗的,太平我不来,我来不太平!这一仗,只许进,不许退!临阵逃脱者,杀头!消极避敌者,杀头!动摇军心者,杀头!”

许世友接到的命令是在一周时间之内,攻克越南北部重镇谅山。1979年3月1日9点30分,许世友命令集中300门火炮,30分钟落弹几万发。许世友下命令:“拂晓攻击开始后,谅山一间房子也不能留。”我军战士作战勇猛,有着不怕死的精神。3月4日,越军308师遭中国两个师由侧翼突袭击退,我军攻占谅山。

图片 1

接着,我军19个炮兵营集中了300余大口径火炮朝谅山城内进行猛烈轰炸,半个小时之内一万多发炮弹倾泻到了越南谅山一带,面对解放军猛烈的火力攻势,越军甚至给河内汇报说:“从未见过如此猛烈的炮火”。

虽然越军在数量和火力上远远不及中国,但抵抗之强烈出乎意外。刚刚经历越战洗礼的越南,全民皆兵,各种丛林战术运用自如,北部谅山、莱州、黄连山、广宁等省早就战壕密布,犹如铜墙铁壁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凡是听到、接到通知、或被拦住的、可以用来装炮弹的非军用车辆,全都毫不迟疑地奔向了军火仓库,凡车上载有货物的,二话不说,绝对主动地就地卸货。

投敌叛变者,杀!

除了贾柯,我军还有一位烈士叫傅平山,他是38军步兵114师侦察科副营职参谋。1986年9月,他随军赴老山前线作战,12月,侦察大队派傅平山作为参谋长随队参加行动,遭遇敌人的袭击,不幸牺牲,年仅29岁,也是我军牺牲级别最高的侦察兵。

此时的许世友,已74岁高龄,接到命令后,二话不说,立即率部奔赴前线。在部队出发前,许世友宣读了十条纪律–

军方规定:当各车到达指定地点后,以最快的速度,把炮弹转到军车上,由军人送往各炮兵阵地。当看到累得疲惫不堪的战士,以及听到不断传来的前线炮弹告急的消息,各位师傅们纷纷要求不再转卸,就直接把炮弹送到阵地,当即遭到军方的严辞拒绝!

即便如此,因为这场战争的目的是摧残越南的国力而不是占领和经营,开战两天后,我军参战部队便开始执行坚决的对敌政策,战争的残酷程度令人难以想象,尤其是炮火的威力,远远高于美军时期。战后,越南领导人黎笋视察越北战区时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,因为这里几乎已经退回到荒蛮时代,破坏程度远甚当年美国空军的狂轰滥炸。

图片 2

自古以来,名将对战前的动员都极为重视,比如美国铁血名将巴顿,在二战中曾发表过一篇极其经典的战前动员令,虽然有点血腥,有点少儿不宜,但绝对能让人热血沸腾,绝对能让将士们心甘情愿地跟着巴顿去玩命。

3月1日,越军首都防卫军精锐第308师从河内赶来增援谅山,这支部队曾经来到过中国,受过中国13军的再造之恩,不仅给他们最好的房子住,还把自己珍藏的美械给予他们,在训练中丝毫不打折扣,1950年,焕然一新的部队回到了越南。

可是,从整个国际形势来看,我们不无后顾之忧,要防备有人在我们后面捅一下,沈阳军区方面压力很大,中央一再下令后撤。

他派兵前出谅山几十公里。当时,越南的政府机关纷纷撤出河内。

图片 3

在谅山战役前,上级就嘱咐许世友要把握好尺度,不能一直打到越南河内去了,上级规定到了奇穷河,就停止前进。但是许世友打起仗来不要命,恳求邓小平让他拿下越南首都,但邓小平考虑再三后还是否认了这一提议,尽管如此,依然无法否认许世友将军的卓越战功,部队打下谅山后,中央命令撤兵。但许世友缺迟迟不撤兵!

离开部队时,所有战士们列队来为许司令送行,让警卫员都热泪盈眶。XLW

许世友望着军用地图沉吟,迟迟不下命令。他伸出小胡萝卜粗的手指头在地图上比画:“全是平原了,坦克大炮正好发挥用场了,不要两小时我就能到河内。”

奇穷河是什么地方?古代就有一个说法:下谅山而越王降。所以谅山对越南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而穷奇河将谅山分成南北两部分,北边是新区,政府机关都在这。南边是老区,都是土房子棚户区。但是规定,就是打到奇穷河为止,不过穷奇河这条线。

同时,解放军向来以威武之师,文明之师服众,这一点在对待俘虏上就可知,我军传统是缴枪不杀,优待俘虏,实行人道主义,彰显大国风范。

延误战机者,杀!

但是,对越反击战中,越军的手段却是极其残忍的,尤其是对待俘虏方面,更无人道可言,不仅是对待俘虏,就连已经牺牲的战士也常常被他们肆意的侮辱,令人不齿。

最后加了一句–用刀子杀!

当时,13军已经向连以上军官传达了这一计划的部分内容,要求大家做好”打大仗、吃大苦”的准备。但这一计划太过凌厉,完全是一战灭其国的架势,为避免引起国际震动,所以在开战前一个星期被取消,改从中越边境平推进军,辅之以师、团规模的穿插迂回。这一作战方式当然被某位老将称为“牛刀宰鸡”。

1979年2月17日凌晨,
集结在中越边境上的中国军队从广西、云南两个方向大举出击,29个步兵师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中越边境。到了2月26日,越南北部重镇高平、同登、老街等被悉数攻克,解放军已经深入越南境内50公里。

贾柯,1962年出生于山东济南,是独生子,贾柯从小梦想做一名军人,为国家流血牺牲在所不辞,最终贾柯违背父母没有读大学,而是参了军。

许世友在四天之内就攻下了谅山,比计划提前了三天,按说上级应该要对许世友发电报表扬的。但是许世友不但没有等来嘉奖,反而要做检讨。许世友为何打了打胜仗还要做检讨?因为他的太狠了,打过了奇穷河,还冲到了河内与谅山的中间地带。这和上级的规定不太符合,回归后,许世友做了深刻检讨。

之后10年,我方采取阵地消耗战的形式以达到拖垮越南的目的,陆续发起者阴山、法卡山、老山战斗,始终在中越边境常驻3个步兵军,而越南被迫用20万大军应付这一巨大军事压力,整个越北地区变成了庞大的军营。整整10年,这一地区根本无法发展现代农业,开矿、办厂等经济建设措施更无从提起。

临阵怯逃者,杀!

一时间,我军在滇南最大的军火仓库——建水燕子洞军用仓库车满为患。

1941年时,许世友任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,驰骋于胶东半岛,狠狠地打击横行于胶东的日伪军。3月15日,许世友率部攻打驻扎在大牙山的日伪军。

老兵揭秘:许世友的计划是消灭越南这个国家!

之后,70年代初的”乒乓外交”开启了中美和解之门,我国正式加入联合国后,和整个西方世界的关系基本上趋于缓和,而在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里,我们被视为修正主义,每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都对我们冷若冰霜,当然我们也称他们为”苏修”、”越修”等。

而中国军队既不熟悉地形,在“文革”中又缺乏训练,指挥体系紊乱,以致损失惨重,仅开战后的两天伤亡人数就达4000余人。若不是越军20万精锐身陷柬埔寨,只留10万部队防守北方,解放军的伤亡会更加严重。谅山作为越北最后的屏障,再往南就一马平川,无险可守。越军在谅山一带拼死抵抗。

70年代末苏军入侵我西北邻国阿富汗,越南则在东南亚遥相呼应,在老挝驻军,入侵柬埔塞,使我国在隔海面对美国的新月包围圈(日本、冲绳、台湾、菲律宾)之外又面临着毗邻陆地边界的威逼和遏制。

谅山是越南北部最重要的战略据点之一,它距离越南首都河内只有一百三十公里远,承担着交通枢纽和保卫越南首都的门户之城的角色,可以说攻克谅山,越南北部就再也无险可守。

中国军队东线总指挥许世友愤而下令:“拂晓攻击开始后,谅山一间房子也不能留,寸草不留,血洗凉山!”中国军队利用炮兵优势对谅山进行了铺天盖地的轰炸。高平、谅山的所有工厂也全数被中国军队爆破,而它们大多由中国援建,此举即是对越南“背信弃义”的复仇。

许世友表示服从命令,同时又坚持拖一下:“拱一拱,我再拱一下……”

中国持助越南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“抗美援越”战争,中国和越南的关系被定为“同志加兄弟”,因此,越南百姓习惯于把中、越两国的领袖像并排张贴在屋子的正当门,1976年,毛主席逝世后,中国的领袖像改成了华国锋主席,而越南还是胡志明。

奇穷河是什么地方?古代就有一个说法:下谅山而越王降。所以谅山对越南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而穷奇河将谅山分成南北两部分,北边是新区,政府机关都在这。南边是老区,都是土房子棚户区。但是规定,就是打到奇穷河为止,不过穷奇河这条线。

在谅山战役前,上级就嘱咐许世友要把握好尺度,不能一直打到越南河内去了,上级规定到了奇穷河,就停止前进。但是许世友打起仗来不要命,恳求邓小平让他拿下越南首都,但邓小平考虑再三后还是否认了这一提议,尽管如此,依然无法否认许世友将军的卓越战功,部队打下谅山后,中央命令撤兵。但许世友缺迟迟不撤兵!

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,黎笋当政时,国内依然一贫如洗,为了发展国内经济,必须寻求国际援助,当时由于中苏关系的已经达到了冰点,为了讨好前苏联,获得技术和设备、物质和资金支持,黎笋采取亲近苏联,疏远中国。

3月1日,越军从河内赶来增援的首都防卫军精锐第308师向谅山展开反击,并使用生化武器!

即便如此,因为这场战争的目的是摧残越南的国力而不是占领和经营,开战两天后,我军参战部队便开始执行坚决的对敌政策,战争的残酷程度令人难以想象,尤其是炮火的威力,远远高于美军时期。战后,越南领导人黎笋视察越北战区时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,因为这里几乎已经退回到荒蛮时代,破坏程度远甚当年美国空军的狂轰滥炸。